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查猜又一次被无视。

    憋着满肚子的的怨气,脸上肆虐的横肉更是狰狞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后,挑眉一笑,不屑的意味甚浓。

    如今暂且让你们嘚瑟几分,等着吧,待到寒铁匕首伤口血流不止,将要变成干尸的时刻,有尔等屈膝跪求本将的。

    米粒之辉,也放光华!

    自是仰头一饮而尽,拂袖缓缓拭去嘴角残余的猩红的烈酒液滴,左手的小指仍旧散发着阵阵刀割一般交心的疼痛,嘴角一咧,充耳不闻一般,对着一旁的军士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瞬间会意,而后朗声喝道:

    “歃血完毕,现在比试开始!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首先进行进行的是第一项,骑术的比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负责主持的军士话音未落,偌大的广场之上,瞬间响起了剧烈的嘈杂喧闹之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有喝彩的,有咒骂的,也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广场中央便被清空,之前的大鼎旗杆这些都在查猜的示意下被一并撤走,清出了大~片空旷的场地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要比试什么骑术了吗?”邵羽心中不由得一跳。

    身在二十一世纪,自己貌似没有骑过马,脑子里也没有任何骑马的记忆,要是真的要和这些长年累月马上驰骋的乌桓骑兵比试,那无异于痴人说梦,估计自己会被虐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输了就要被断去一臂,下半辈子看来只能以残废的身子活着。

    邵羽不禁连连倒吸了好几口冷气,整个人的心扑通扑通跳着,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拳,手心也惊出了细密的汗珠,快要捏出~水来……

    恰在此时,伴随着一阵整齐的步伐齐动的震天之声,目光尽头的城门之中,瞬间健步踏入了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乌桓骑士,全都身着坚固的皮甲,头戴毡帽,足登革筒,手执青铜弯刀或是矛铤,成单列纵队进入,自南向北。

    不几个呼吸,打头的军士便来到了广场中央,查猜见状,仿佛是早有预谋,微微一笑,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得到指令,打头的军士突然向后一转,脚步狠狠砸地,大喝道:

    “列阵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啪啪啪啪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百名乌桓军士瞬间同时分成了数个纵队单列跑步散开,如蛟龙出海一般,向着广场的四角跑去,一边变换着队形,等到完全静止之后,整个偌大的广场,便被他们分割成了内中外三块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灰尘散尽,邵羽才发现,这些军士组成的形状,竟是两个同心的正方形,大正方形的外部,是围观的乌桓民众和大殿的王庭仆人奴隶等闲杂人等,小正方形内部,则是给邵羽和秦人以及查猜等一干人等留下的休整和缓冲空间,至于大正方形和小正方形之间宽不过十米的区域,邵羽暂时还不知道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尚在思索之间,那名负责主持的军士突然大声喝道:

    “下面介绍骑术比试规则!”

    “本次骑术比试的对手,是大秦,乌桓以及第三方的一人,按照规则,第三方只有一人,将得到一匹骏马,而大秦和乌桓各出三人,分得三匹骏马,进行三场比试的角逐,第三方则在大秦与乌桓比试结束之后,另行与中间第四方进行比试!”

    第三方,指的正是邵羽。

    “比试三场,一方胜出其中二场即为胜者,第三方需胜出唯一一场方为胜者,比试场地为方形马道,一次比试绕场两圈,概为一里之数,率先到达终点者为胜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邵羽恍然大悟,如同醍醐灌顶一般,心中不甚明了,原来中间的两个正方形分割的区域,是用来赛马的环形跑道,难怪自己之前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乌桓人说法,乐坚他们需要胜出三场当中的两场,而邵羽这需要在乐坚他们比试结束之后和乌桓人再进行比试,而且只有一次机会,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没有像乐坚他们还有如同三局两胜制之中还有一场的容错率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样,邵羽对于自己都没有多大的信心……

    这不像是自己在当代遇到过的考试,里面还有选择题,就算完全不会做胡乱瞎猜一个也有四分之一猜对的概率,骑马,是一门技术活,会就是会,不会就是不会。

    临时抱佛脚,恐怕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到邵羽脸色不太自然,一旁乐坚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皱着眉头低声问道:

    “邵兄弟……可是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“若有困难大可提出,本将自当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还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其间满是自信和满腔的豪气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邵羽就显得有些忸怩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会骑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??”乐坚闻言,着实有些吃惊,心中疑虑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依照常理,礼乐射御书数是大秦士子必须掌握的六艺,也是六项基本生存技能,其中的御,就包含有骑术和驾车两项,邵羽既为秦人,又被俘在此,就应当知晓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带着心中浓浓的疑虑,也不好贸然发问,使彼此的关系更加僵化,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,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邵羽的肩膀,以示安慰,除此之外,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二人尚在沉思之时,那名负责主持比试的乌桓军士再次发话了……

    “下面请秦人、乌桓及第三方前往马厩挑选马匹,规则是,秦人与乌桓各挑选上等马、中等马和下等马一匹,而第三方,则可自由挑选一匹马,以示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嘴上说的公平,哪个又知道他们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马是他们的,要动手脚还不容易?”

    蓟开顿时不屑的挑眉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什么古怪才出鬼了……蛮人不会那么好心的……要是吾等秦人取胜,那岂不是狠狠的抽他们耳光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滕良亦是满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即便如此,我们也要去挑选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与其他人不同,扶苏没有抱怨,而是盯着正与邵羽在一起的乐坚问道:

    “同甫将军,你看,在我们之中,谁去挑选赛马比较合适?”

章节目录

大秦第一学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江流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流子并收藏大秦第一学渣。

顶部